终极CGFinal · 打造精彩的设计网站
当前位置: 主页 > CG业界 > 《连线》专访奥巴马:神经网络、自动驾驶和世界的未来成千盈百

《连线》专访奥巴马:神经网络、自动驾驶和世界的未来成千盈百

发布时间:2016-10-14 12:05内容来源:终极CGFinal 点击:

《连线》专访奥巴马:神经网络、自动驾驶和世界的未来

【AI世代编者按】很难想象,未来50年中还有别的技术比人工智能对人类世界的影响更大。目前,机器学习技术正帮助我们的计算机自学各种技能,因此各种突破指日可待,无论是医疗诊断,还是自动驾驶汽车。与此同时,人们也产生了越来越大的担忧。

谁将控制科技?

技术是否将抢走我们的工作?

人工智能危险吗?

美国总统奥巴马很愿意回答这些问题。近期,奥巴马和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主任伊藤穰一在白宫接受了《连线》杂志的专访,他们谈到了关于人工智能的希望、热潮和担忧。AI世代(微信号:tencentAI)对此进行了翻译整理。

《连线》专访奥巴马:神经网络、自动驾驶和世界的未来

以下为专访全文:

《连线》:最近怎么样,总统先生?

奥巴马:很忙,很有建设性。你知道,许多地方发生了国际危机。

《连线》:我希望对话能围绕人工智能。人工智能正在从科幻小说变成现实,改变我们的生活。你是何时知道,真正的人工智能时代已经降临?

奥巴马:我的观察是,人工智能正在以各种方式渗透至人们的生活,但我们尚未察觉。部分原因在于,流行文化对人工智能的描绘存在偏见。《连线》的读者可能已经知道,通用人工智能和专用人工智能之间存在差别。在科幻小说中,你看到的是通用人工智能。计算机比人类更聪明,而结论是人类变得越来越没用。随后,人工智能给我们灌输“毒品”,让我们在愉快中变得肥胖,或者我们将会陷入《黑客帝国》的世界

根据高级科学顾问与我的对话,我们距离这样的现实还很遥远。思考这样的场景很有价值,这让我们想象力发散,促使我们思考选择和自由意志等问题,最终带来围绕专用人工智能的重要应用。我们已在生活的各个领域看到了专用人工智能,例如医药、交通,以及电力传输。这创造了更高效的经济。如果妥善应用,专用人工智能可以带来繁荣和机会。不过从导致就业机会减少来看,专用人工智能也存在不利的方面,而我们需要对此进行研究。这可能导致不平等,影响工资水平。

伊藤穰一:这也让我们麻省理工学院的学生们感到失望。然而我担心的问题之一在于,这一领域将被年轻的孩子,尤其是白人孩子们所主导。他们将围绕人工智能开发核心的计算技术。相对于与人交谈,与计算机的对话让他们更舒适。他们中许多人认为,如果能开发出类似科幻小说中的通用人工智能,我们将不必担心政治和社会等许多复杂问题。他们认为,机器将为我们指明所有一切。

奥巴马:是的。

伊藤穰一:然而他们低估了困难,我认为,今年人工智能将不再仅仅是计算机问题。所有人都需要理解人工智能的行为方式,这很重要。在媒体实验室,我们采用术语扩展智能(扩展智能意为通过机器学习技术去强化人类智能)。因为问题在于,我们要如何给人工智能带来社会价值?

奥巴马:在我们刚刚的午餐过程中,伊藤穰一用无人驾驶汽车来举例。技术已经在这里。我们的机器可以做出许多快速决策,大幅减少交通事故,提高交通路网的效率,协助解决导致全球变暖的碳排放等问题。然而,伊藤穰一提出了非常重要的一点,即我们可以给汽车加入什么价值?你可以做许多选择,而最典型的问题是:当自动驾驶时,车辆可以转向避免撞到行人,但汽车将会因此撞墙导致你自己的伤亡。这是个道德问题,而谁可以来制定这些规则?

伊藤穰一:在我们研究这一“搭车问题”时,我们发现许多人都更倾向于牺牲司机和乘客,确保更多人的安全。不过他们也表示,不会购买无人驾驶汽车。(笑)

《连线》专访奥巴马:神经网络、自动驾驶和世界的未来

《连线》:在我们探讨人工智能的道德问题时,政府将扮演什么角色?

奥巴马:我的看法是,在人工智能的早期发展阶段,监管框架应当支持百花齐放。政府应当施加相对较少的监管,更多地投资于科研,确保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之间的转化。随着技术的兴起和成熟,随后我们要考虑如何将其纳入现有监管框架中。这是个更难的问题,而政府需要更多参与。我们并不总是要让新技术去适应现存监管框架,而是确保监管符合更广泛的价值。否则我们可能会发现,某些人群将因此处于不利地位。

伊藤穰一:不知道你是否听过神经多元化运动。科罗拉多州立大学教授坦佩尔·格拉丁(Temple Grandin)认为,如果莫扎特、爱因斯坦和特斯拉仍然健在,那么都会被认为是自闭症患者。

奥巴马:他们可能属于自闭症谱系人群。

伊藤穰一:是的。如果我们消除自闭症,让所有人的精神都保持正常,我可以打赌,麻省理工学院的许多孩子们将不会是现在这样。无论我们讨论的是自闭症还是更广泛的多元化,问题之一都在于,我们何时才允许市场来做出决定。即使你可能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成为爱因斯坦,但简单地表态“我想要个普通孩子”,这也无法创造最大化的社会价值。

奥巴马:这是我们与人工智能打交道时面临的更大的问题。人类的一大特点就是会有奇思妙想。有时,一些突变或异常反而能创造出艺术和新发明。我们必须假定,如果系统是完美的,那么就是静态的。然而让人类发展到目前状态,确保人类生存的重要一部分在于,我们是动态的,我们常常干出乎意料的事。我们需要思考的挑战之一在于,何时何地让事情严格按照预想中发展才合适?

《连线》:关于将扩展智能用于政府、民营行业和学术界,研究中心在哪,或者说是否有这样的中心?

伊藤穰一:我认为,麻省理工学院可能会说,应该是在麻省理工。(笑)以往,这通常是一群学术界人士,并获得了政府的协助。然而目前,大部分投资达到10亿美元的实验室都属于企业。

奥巴马:我们认识向人工智能投资的人士。如果你接触拉里·佩奇(Larry Page)或其他这些人,他们一般的态度是,“在我们寻求独角兽的过程中,最不想看到的是一系列官僚主义导致进度放慢”。这样的想法可以理解。

然而我们看到的问题的一部分是,社会对基础研究的投入正在减少。我们共同行动的信心正在消失,这部分是由于我们的思想和言论。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